2008年7月11日 星期五

获得光明后…

“海韵,你现在可以睁开你的眼睛了。”
我努力地把那沉重的双眼睁开,白色的纱布已将我的眼睛紧紧地包扎了好几天了。
好刺眼!一丝丝的光线慢慢地照射着我的双眼,有点温暖,但是十九年以来,我从来没接触过光,甭说我会知道光是长得怎样的。卢医生用他粗壮却温柔的右手将我的左眼睁开,然后用他的手电筒照着我的眼球,右眼也是同样这么做。
“有反应…恭喜你,海韵,你的手术成功了!”
什么?手术成功?意思是说,我看得见了?我看得见了!

**************

十九年了,我活在黑暗当中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白天,什么时候是夜晚。除了黑色之外,我再也不认识其他颜色了。十九年,我一直用双手和拐杖摸索的过每一天,但是今天的我,却能带着两只爱犬,撑着七彩缤纷的雨伞,到海边去…
原来,蔚蓝的海水是多么漂亮,海风的嘘声以及海浪声,意想不到能奏出如此悦耳的海洋交响曲。难怪老爸给我取了这个名字,赵海韵,这个名字我爱极了!
就这样,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,我闭上眼睛,和我的爱犬们静静享受着暖暖的海风,欣赏美妙的海浪声。

**************

吓我一跳!为什么你突然带这么多个气球到我家来?我的家人都还未为我获得新的眼角膜而庆祝,你却事先为我开派对,还直接到我家来?未免太不礼貌了吧?不过…那些气球还真美啊,有红色、黄色,是你教我认识这些颜色的,莫非想要给我上关于颜色的课,所以带了材料来吧?等着,你为什么带鲜花来?
“其实,我很早就喜欢你了。” 我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。小毛,不会吧?喜欢上我这位瞎人?
“看来你被吓坏了…没办法啊,只怪我太傻,偏偏让你看到我的丑样后才跟你告白的…谁叫我的头发天生是爆炸头?”小毛自言自语,却被我听到了。我忍不住笑了…小毛,你这样的发型又不会丑,反而与众不同呢!你自己都可以创造出“小毛” 发型啊!
你听我这么一说,情不自禁也哈哈大笑。那天下午,我们俩嘻嘻哈哈地度过。

***************

这片草原还真漂亮啊!突然发现自己爱上绿色了…我拿着你送给我的黄色气球,努力地向前奔驰,然后用力地跳跃,仿佛是这个黄色气球带我在这片草原奔跑。
“海韵,你为什么要牵着气球跑啊?看起来很蠢也!”小毛这么说,像是在讽刺我是个蠢女人。是啊,我很蠢,以为这个球能够像热气球一样带我在天空中飞翔!
小毛的表情看起来很无奈,只对我摇头,他那个样子太好笑了,我来不及遮盖我的嘴巴,已经捧腹大笑,甚至在草地上翻滚。
看来会是个特别好玩的郊游,期待着!
看得见还真的是很幸福啊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是我为《少年》七月号的方块字RECIPE所写下的文章。是看图写文啦,图片不方便PO上来,要看的话就去向朋友借吧!如果嫌钱太多,可以去 买一本啊,才RM5罢了!(可以吃一餐了,小姐,还花钱买杂志…结果,就被追打了,哈哈哈!)

不过,还是用文字稍微描述那三张图片吧…
NO·1 ─ 一个穿着黄色长裙的人,撑一把七彩缤纷的伞,和两只狗一起看海。
NO.2 ─ 一个爆炸头的男生,左手拿着一束花,右手拿了几个颜色鲜艳的气球。
NO.3 ─ 有一个人拿着黄色的气球在草原上跳跃。

原本是想写一些有点悲哀的故事,结果换来的是一则关于幸福的故事,呵呵…因为看到太多关于悲哀的故事,所以想挑战自己咯!其实对我来说,悲哀的故事比较容易写,不知道为什么…当我看到那三张图片时,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悲哀的…不如我再为这些图片写另外版本的故事?肯定会在这里分享的啦…

不过,这篇文章,我已经投稿给《少年》,不知会不会被刊登?哈哈哈…

2 則留言:

eNNy 提到...

相信自己,一定能做到。
一定会得到光明。 加油!!!
祝你投稿成功。

水_苹~waterapple 提到...

嗯,确实不是自己的故事,是一个很久不见的朋友,之前打电话来跟我诉苦,我就借用了她的故事咯……
谢谢你哦,你也写得很棒耶!我会常来的……